《芳华》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,讲述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,文工团一群年轻人的故事,同时也通过这群年轻人的生活折射出这个年代的背景。

 

这是一部关于情感、内心、经历、成长的文艺片,也是关于社会、文化、精神、思想的历史片。跟随镜头,可以看到一群年轻人的喜怒哀乐、爱恨情仇,也能看到一个时代的历史沿革、人文情怀。

 

 

文工团里有乐于助人的刘峰、羸弱自卑的何小萍、态度强硬的郝淑雯、情窦初开的萧穗子、内心复杂的林丁丁、放纵不羁的陈灿……他们经历悬殊、性格各异、三观不同、思想相背,他们并非个个都是善良朴实、正直高尚,他们也有私心,有城府,有弱点,有缺陷。恰恰是他们的不完美,使电影充满灵性、拥有灵魂,活灵活现、呼之欲出。

 

因此,这群个性鲜明的成员组成的文工团不再只是一个团体,更是七十年代中国的缩影。

 

最触动人心的细节设计

  

闭幕回味,有两个最能触碰人心的镜头。第一个场景是,当患精神病后的何小萍在观众席听见舞台上《沂蒙颂》的伴奏音乐响起时,她不自觉的抬起双手跟随节拍轻盈挥动,尔后穿着病号服静静走向操场,全神贯注地在夜中独舞。她沉浸在自己的心灵深处,那里没有喧嚣聒噪的掌声,更没有嘲弄嫌弃她的队友,舞罢,还不忘面带微笑优雅地鞠躬。何小萍的心底,就是最唯美的舞台。这场景美好而又悲伤,不禁让人心生怜悯。这种怜悯,是对纯粹无暇的善良和美好如初的愿望而惋惜。她是唯一一个为梦想而跳舞、最向往舞台生活、不屈于冷漠现实的文工团演员。

 

 

第二个场景是十余年后刘峰与何小萍在小站重逢,他用心粘好了当年何小萍被撕碎的第一张军装照,捧在手里还给她。何小萍平静地说当他被下放连队送别时,其实想问一声“能不能抱抱我?”,她们相互倚靠,静静不语,屏幕画面的沧桑掩不住已然逝去的芳华。电影旁白中说到,刘峰之后身患重病时他们走在了一起,相濡以沫不离不弃,在战友聚会上最坦然最淡定。我觉得,这可能正是善良的回归和延续,真正信奉平凡即是伟大的,只有何小萍与刘峰。

 

 

最善良纯洁的人物性格

 

最不被集体善待的人,却拥有一颗最善良的内心;总是被别人嫌弃的人,却始终没嫌弃过别人。何小萍怀揣着一个小姑娘最美好的愿望来到她梦寐以求的美丽舞台,这里看起来那么大,却显得融不下她。她的内心世界,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勾勒出来。当昔日的“活雷锋”刘峰被下放至伐木连时,只有她一人出来送别、握手、敬礼;当她看见一车牺牲烈士的遗体时呕吐不止,还要着急解释“我真的不是嫌弃他们”;当遇到炸弹来袭,是她俯身遮住全身重度烧伤面无人形的年轻小战士石林峰,十余年后扫墓时还带来他生前念念不忘而从未尝过的果丹皮。

 

 

而刘峰的人生巅峰,似乎就是在当“活雷锋”标兵时。当他被需要时,就要站出来散发出榜样的力量、吃破皮的饺子、不能拥抱自己心仪的女生,当榜样的形象覆灭时就被安排去伐木连、上前线。无论是在什么位置什么时刻,他内心深处笃定的东西始终没有改变,“善良”已经在他的内心扎了根儿。他愿意为身体有馊味儿的演员伴舞、愿意修理舞台灯光道具、愿意为缺钱的战友手工打制一对沙发、愿意在沼泽中牢牢拉住被泥潭吞噬的同伴、愿意在枪淋弹雨中抱着喷火枪留守看护战友的尸体、愿意为被伤害的姑娘用心粘好撕碎的照片。善良似乎就是心甘情愿去干被一些人不屑以顾甚至拒之千里的事,而不是被促使被强迫。

 

 

善良也是一种信仰,而这种信仰不应是挂在嘴边的口号,也不应是虚无缥缈的标语,也不应该是一种带有功利色彩的标签,它是一个人内心深处自觉尊崇的无形准则。另外,善良至少不应被嘲弄和伤害。

 

最让人唏嘘感慨的命运安排

  

每个文工团人因为相同的梦想走到一起,而这个社会发展的太快太快,他们却最终走向截然不同的命运归宿。三十年荏苒,林丁丁追随华侨富豪移居海外,曾经的小号手陈灿脱下军装摇身一变成了四处征战的地产商,与之门当户对的郝淑雯也成了专职带孩儿的阔太太,萧穗子已经大学毕业好多年,而曾经的“活雷峰”、伤残军人、战斗英雄刘峰却成了一名靠骑三轮车度日为生的独臂搬运工,还受着联防队的欺负和压榨。

 

 

经历过战争洗礼、直面过生死离别的人,才会看淡一切。正如何小萍,生父至死未能得到落实政策,她抱着入伍参军到文工团不被欺负并圆自己舞台梦的希望,却被嫌弃排挤到野战卫生队,亲历战争的惨烈和死亡的残酷。就像萧穗子在剧尾旁白中回忆到的——几十年后,文工团中最坦然淡定的两个人,即是何小萍与刘峰。作为编剧严歌苓的化身,让萧穗子来描述和评价那个时代当然是最合适不过的。

 

最短暂而又很走心的场景抓拍

 

说起走心的镜头,影片中其实还有很多。比如那头冲撞在游行队伍中慌不择路的猪、那只在战争开始前还翩翩起舞的白蝴蝶、那幅徐徐下落遮住画像的黑色幔布、那块象征崭新气息的可口可乐广告牌。

 

在为时不长的战斗场景设计中,除了冲锋陷阵之外,影片主要向我们展现了战争残酷惨烈的一面。比如手榴弹被引爆时的血肉横飞、比如从前线运回来的装满车厢的烈士尸体、比如被全身烧焦的未满十七岁的小战士、比如对被沼泽泥潭吞噬下去的战友的生死挽救。

 

 

不管是芳华易逝还是流年残酷,每个人心中笃定的美好事物不应被篡改和扭曲。正如片尾的旁白,何小萍与刘峰最终老来相守坦然处世,就是美好事物的延续。

 

《芳华》是一个时代、一个群体的共同缩影,是一部相当纯粹、没有商业气息的电影。我不愿谈论电影主题以外的东西,但我不得不承认,不是每段芳华都流光溢彩,于不幸者而言,青春逝去之后,留下的可能是流年受伤的痕迹。芳华谢尽,方显心境。无论如何,影片至少让我们明白,不管这个时代的脚步迈得多快,总有一些东西不应被遗忘。

 

 

比如:

 

有一种品质,叫善良;

 

有一种惨烈,叫战争;

 

有一种现实,叫无奈;

 

有一种心境,叫坦然。